记我第一次离职的心理变化

450人浏览 / 0人评论

我一直在想怎么形容我过去一年里我的状态,思来想去还是“痒”字最为贴切。这一年我对于我来说最大的变化于大多人数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 换工作。

2014年12月我开始在神码实习,15年7月正式入职,到16年9月底离职。时间不长,但也不是太短。这期间我过得很好,从开始实习前的130斤到离职的150斤,这足以看出神码是多么“养人”。神码有自己的食堂,饭菜还算便宜,还算能够入口,虽然我不挑;神码上班不打卡,晚来早走是常有的事儿,即使后来加了打卡机,也不过仅仅记录一下时间,而且可以帮打卡,形同虚设;神码工作很轻松,上了近两年的班,总加班时间还不到10个小时,每天就是做些重复的工作,写个脚本就可以自己跑的那种。我每天的工作安排就是到公司后先看看当天的各式各样的新闻:花边、科技、军事等等,凡是能够吸引我眼球的都去瞅瞅;然后就是打开集成开发环境,然后把代码下载下来,运行一下,看看有没有问题,这时差不多11点了;开始和周围的小伙伴吹吹牛,打打望,差不多到吃饭的点了(11点半);与小伙伴去食堂吃个饭,吃饭期间就到处瞅瞅食堂里有没有漂亮妹妹,有时几个女同事也会加进来一起讨论谁谁谁好看什么;吃完饭回到工位,此时是正当的休息时间,我们可以任意安排,于是大家就凑在一起开会吹牛,虽然每天说些啥第二天完全记不得了,这会一开就得大半个小时;接下来就是睡午觉,很多小伙伴都卖了那个什么午息宝(一种躺椅),这种东西在办公司睡觉可是真正的神器啊,一睡就能睡上个把小时,起来差不多两点了;接下来就是一天最难熬的四个小时,但是这两小时也不能浪费啊,有一种打放时间的方式就是浏览网页,打开浏览器随便输入个什么关键字,然后就从第一条一直看看下去,有点像遍历某个站点一样的看下去,这时间蹭蹭的就溜走了,中途去撒个尿,拉个屎一两个小时也就没有了。还剩下的时间干嘛呢?别急,有事儿呢,写点小代码,让自己知道自己还是会写代码的;可以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开个会什么的,会上就当前产品不断争论,好争论结果就是接下来几天的编码方向;会开完了就差不多快下班了,此时对于我们来说可就不算什么上班时间了,有的讨论晚上去哪儿吃点什么,有的讨论晚上去那个网吧玩玩游戏......近两年啊,我差不多都是这么过的,像一只咸鱼一样。

在去年7月份的时候,我的内心有些东西开始躁动起来。去年五六月份的时候我们的技术经理和项目经理双双离职了,而且几乎可以算是同时刻离职,刚开始这让我有些惊讶。回想到公司的这段时间里,刚到公司的时候,团队班子才刚刚建立起来,除技术经理以外的开发只有两人;到离职的时候技术部已经近二十人。我并没有感到我们团队在健康成长,相反,我逐渐的发现团队好像是生病了,而且已经病入膏肓,犹如附骨之蛆,而让我感觉到切身之痛。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团队的人员不断更替,来了就走,走了又来,到我离职的时候基本上给你都是新面孔了。从两个经理离职的时候我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越是思考越是让我害怕。我发现这一年多时间里,我慢慢的变得不会思考,慢慢的变得如一潭死水,慢慢的变成井底之蛙。还记得三月份左右一在ThoughtWorks的大学同学说有招聘需求,让我试试,我开始尝试着写简历,那时候我就发现我貌似已经不会写简历了,可以说在这一年里我貌似没有什么可以写到简历上的东西,如果还拿着大学时的简历,那效果完全要比大学毕业时拿着那份简历的效果差了不知多少倍。我硬着头皮把写了一份简历,我把我之前做过的一下东西分拆后写到了简历上,发给我同学,意料之中的回复就是两个字 —— “重写”。后来我没有重写,也没有再发给他简历了,我逃避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从两位经理的离职,我联想到了这一件事儿,我发现我已经生病了,我的团队也生病了。我们过着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日子,我们既是温水里的青蛙,也是井底的青蛙。团队中有个很明显的毛病,那就是不能接受新的技术,新的想法,大家都喜欢墨守成规,按部就班的在本就千疮百孔的系统上不断的打补丁,在本就紊乱无序的工作流程中挣扎,在狭小的空间里自娱自乐。既是有人想要改变,想要有所作为也是无能为力,整个大环境就是那么一级一级的流程,想要改变就需要不断的向上提请求,既是好的想法被一级一级的传到一个不懂业务,不懂需求的领导那里,就会轻易的被kill。就拿规范工作流程来说,这事儿只需要给技术部的老大说了就没什么问题了,然而我们的技术部老大并不是那么关心技术部的良性发展,他好像变成了商务一样需要去谈业务,基本没有时间留在技术部,我们一个月都难看到他,还有一个更奇怪的现象就是他一走我们如果有什么需要审核的事儿就没有审核了。规范工作流程本来是一件好事儿,开会时说的好好的下来就开始规范,然而真实情况就是会议一结束,大家原来怎么干活还是怎么干活,因为这个问题领导没有引起重视,就顺带说一下,下面的小兵也就没有当回事儿,也就顺便的应了一下。整个大环境整天就是钱,钱,钱.....没错,一个公司的存在目的就是盈利。但是我认为一个好的团队不应该只有钱,而不关注整体发展。当时技术经理在的时候还会关注一下大家的技术成长,做一些技术交流,提醒大家我们是做技术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是那么有自制力的,人都是有惰性的,只有不时的鞭策一下才能走的更远。当时团队还有一个现象,那就是产品经理的人数与开发人员的人数几乎相同,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那就是一个产品经理设计的产品就只有一个开发人员来做,而且整个团队的前端开发就只有一个,而且还是个孕妇。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开发要面对一个产品经理的不断唠叨,还要不时的要面对运营部门的骚扰,那样开发出来的东西质量可想而知。思前想后,我决定离职,换个工作,换个气氛,看看外面的公司是不是也是这样。

去年9月份,我正式向公司提交了离职申请,离职理由就是:工作缺乏激情,想要出去放松一下。申请提交后技术部的老大与我交流一下,问了一下离开的理由,我告诉他我在这里工作的没有成就感,没有激情。他问我造成这个状况的原因是什么,然后还说如果我真的想放松一下,公司可以安排半个月假期给我。是的,我知道造成我缺乏成就的原因很大一部分责任在我自己,我性格本就懒散,处在这么一个本就懒散环境里,我就更加懒散了。从八月份决定离职,到九月底正式离开公司,我手中一直在做一个微信的推广活动,由于首次接触微信开发,出了很多异常,老大对我也很是生气,我当时提离职,他什么也没有说就放我走了,或许对他来说也是解脱,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离职后,我就开始总结在神码的工作经历,这段经历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这是我第一家公司,这是我事业的起点。在这里我知道了一个大公司的大概工作情况,虽然并不是每一个公司都是这样,但是对于大公司来说有一点是通的:流程复杂,框架庞大,作为一个小小的技术人员在里面上班简直就如沧海一粟,有你无你并无太大区别,也就是存在感不强;同时这段经历切身的告诉我只有不断学习,不断总结,不断进步才可以变得更好,否则就真的会变成咸鱼,为什么海里的鱼没有变成咸鱼,就是因为它不断的在游,不断的在前进;离开公司让我最遗憾的是要与这一对小伙伴分离,要知道整天聊天,一起吃饭是很容易产生感情的,离开这些小伙伴让我最是不舍。神码给我的感觉是工作,业务方面很乱,但是在同事之间的感情却是真的很好,基本上没有什么勾心斗角(因为斗了也升不了职,加不了薪)。

离开公司的时间是9月的最后一天。第二天,我自己独自驾车回了老家,去找了南充的几个朋友耍了耍,去了一趟阆中转了转,然后又去了我舅舅家住了几天。这一路我都在想我接下来需要找的工作是什么样的工作,期间跟我哥也聊了聊,由于他深处国企,在对待一些事儿的看法上我们有些分歧,我也只能自己思考。九月中旬我回了成都,我开始找工作,这是一个漫长而又痛苦的经历,同时也让我明白了这个行业真的不是像我以前想想的那样,处处都是套路。明明跟面试官聊得好好的,结果很久都没有通知;本来都已经聊得差不多了,结果因为高估当前行业的薪资水平错失良机;更有甚者直接连面试都没有一个......早些时候朋友说现在JAVA的工作很好找,机会很多。没错,明面上看起来确实是这样,然而很多的招聘都是以JAVA为噱头,找其他方向的技术人员,还有更可耻的发个招聘信息用来打广告,实际上一个人也不招,还让去面试。这次找工作的经历比起毕业时的那一次要艰难太多了,有行业不景气的原因,同时也有我在这一年里的成长与时间不成比例的原因。经过多次面试,最后在10月底确定加入初唐科技——一家创业性互联网公司。虽然到初唐时间不长,但我也大概感受到初唐与神码的区别。初唐在考勤制度上比较严格,工作和技术氛围较为浓厚,人力资源的能力较强,这些都是优点;相反也有缺点,可能也是小公司都存在的问题,那就是在流程管理上较为欠缺,公司整体格局相对小气了些。在初唐的这两个月里,我自己能感受到自己却有所成长,学习了很多新的东西,也验证了一些以前的想法。我开始使用git、python,学习了Ngram模型、马尔科夫模型,实现http多线程下载和一些加密算法。我感觉有些像我大学时学习新知识一样,能感到自己的成长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儿。

在这一年里,除了工作有所变动,其他貌似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或许就是这种一成不变的让我心里有些发痒,让我有些想要改变。

全部评论